shopping_bag

如何品嘗啤酒 $426

近年啤酒釀酒廠在世界各地如雨後春筍般成立,掀起了一波啤酒革命。資深啤酒競賽評審、品飲專家、媒體人約翰‧霍爾,暢談現代啤酒復興運動的精彩故事,帶領讀者一步步進入這個由水、麥芽、啤酒花、酵母組成的世界。從分辨啤酒的好與壞、風味的探索、品飲的技巧,到侍酒的方式,本書引人入勝,為讀者品飲啤酒的經驗帶來更深的樂趣。

購書限定加購商品 👉🏻

add_box 加入購物車(小計$

highlight_off

format_quote內文試閱


近年啤酒釀酒廠在世界各地如雨後春筍般成立,掀起了一波啤酒革命。資深啤酒競賽評審、品飲專家、媒體人約翰‧霍爾,暢談現代啤酒復興運動的精彩故事,帶領讀者一步步進入這個由水、麥芽、啤酒花、酵母組成的世界。從分辨啤酒的好與壞、風味的探索、品飲的技巧,到侍酒的方式,本書引人入勝,為讀者品飲啤酒的經驗帶來更深的樂趣。

1920 年美國實施禁酒令前,全美有約 4,800 家啤酒廠,到了 70 年代,僅剩 50 家。然而,經歷了快速的現代啤酒復興運動,今日美國有近一萬家啤酒廠,而這波風潮也席捲全球,造就了人類史上喝啤酒的大好時代。本書作者根據歷史、經濟學和業內人士的採訪,帶來大量啤酒復興運動的故事,從微型釀酒、精釀啤酒,到獨立啤酒的風潮,提供當今啤酒的完整指南,帶領讀者批判性地思考啤酒──這種世界上最好的飲料。

有別於市面上的啤酒品飲入門,本書帶領讀者以『實作』的觀點,認識組成啤酒的水、麥芽、啤酒花及酵母,如何栽種、培育、加工,乃至最後的味道,了解它們各自的特質,進而明白它們彼此間的交互作用,並進一步穿梭於現代啤酒(經常為了噱頭)加入的玲琅滿目特色原料及人工香料間,帶領讀者探索並找到適合自己的新啤酒,同時在個人喜好之餘,讀者將透過啤酒的外觀、香氣、味道,以及口感,學會辨認啤酒及其優劣,以及啤酒中可能存在的不良風味。

近代釀酒歷史、酒廠巡禮、釀酒方式的演進、啤酒行銷的花招,各地酒吧汲酒系統、現代現拉啤酒、瓶裝及罐裝技術,以及啤酒產業中仍存在的歧視問題和一步步試圖更好的釀酒環境,本書是三十年職業啤酒迷寫給『啤酒』的一封情書,充滿故事、熱情以及期待,獻給每一位釀酒人、啤酒品評人、啤酒迷!


作者 約翰・霍爾

現為《精釀啤酒與釀酒雜誌》(Craft Beer and Brewing Magazine)資深主編、podcast 《偷這隻啤酒》(Steal This Beer)共同主持人,並擔任世界多國啤酒競賽評審,亦獲多項啤酒相關寫作獎項肯定。曾任《聚焦啤酒雜誌》(All About Beer Magazine)總編輯。著有《美國精釀啤酒食譜》(The American Craft Beer Cookbook)。文章散見《紐約時報》、《華爾街日報》、《葡萄酒迷》雜誌(Wine Enthusiast)等媒體。現居紐澤西州澤西市。


商品資料

書名
如何品嘗啤酒
原文名
DRINK BEER, THINK BEER: GETTING TO THE BOTTOM OF EVERY PINT
作者
約翰・霍爾
譯者
張茂芸
定價
540 元
裝幀
平裝、12.8 x 18.8 公分、黑白 352 頁
ISBN
978-626-9848249
出版日
2024 年 7 月 5 日
出版
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
電子書
樂天Kobo電子書open_in_new
Readmoo讀墨open_in_new

夏日爵士啤酒慶 7.8 - 7.31

活動期間於啟明官網訂購「如何品嘗啤酒」、「如何聆聽爵士樂」、「如何解讀現代與當代藝術」、「如何欣賞電影」即贈啟明出版編輯用高級鉛筆單支,一次購買四本贈啟明出版編輯用高級鉛筆一盒(12支)。

如何解讀現代與當代藝術

如何欣賞電影

如何品嘗啤酒

如何聆聽爵士樂


相關書籍

如何品嘗啤酒 試讀
close

四十年前,有批開路先鋒為了啤酒放手一搏。正因為他們披荊斬棘,也因為有群消費者希望能有多樣的選擇,願意支持這批先驅的努力,今日的美國才有了釀啤酒的文化。這種文化不僅催生在地的啤酒消費社群、扶植社群成長,更引發了某種全球現象。現今美國營運中的啤酒廠,數量之多可謂空前。除非發生什麼滅絕等級的大事件,否則這個數字在可預見的未來,應該還會繼續攀升。啤酒廠一多,問世的啤酒也更多,我們出遊暢飲和本地小酌的機會也隨之大增。啤酒是全世界最受歡迎的飲品第二名(咖啡仍然占上風),這個產業的成長,代表我們有機會用啤酒試驗出更多的可能;每回你踏進酒吧,要面對的選擇(與困惑)也更多。

此刻雖是啤酒客可以開懷暢飲的大好時光,市面上的啤酒種類卻多到令人傻眼,連啤酒界的識途老馬也難以招架(相信我)。要是你對這個由水、麥芽、啤酒花、酵母組成的世界只有普通程度的興趣,那麼某幾家大酒廠推出的幾款啤酒,應該往往會是你的選擇,因為他們砸大筆銀子猛打廣告,超市貨架、酒吧龍頭都有他們家產品的身影,你看多聽熟了,自然會覺得這幾種啤酒特別親切。

話雖如此,啤酒界目前的變化,很類似食物界近年的轉變。吃當地生產的食物、知道食物從哪裡來、在家自己下廚、用食材玩各種花樣──很多人早已忘了這些事有多重要,如今再次發現它的可貴。啤酒的世界也一樣。我們可以安於現狀,也可以多方探索、勇於實驗。就說啤酒的口味吧,什麼東西都可以拿來釀啤酒,好比異國的珍奇蔬果、蛋白質、木材、香草植物,甚至還有些非常噁心的玩意兒,還是別在這麼前面的章節提吧(給各位一點提示好了。有的釀酒師會在啤酒裡放動物內臟,和動物的某些部分)。哪怕是很偶爾才喝啤酒的人,只要花少許時間,學一點啤酒的知識,也能認識一個全新的世界。啤酒是種獨一無二的個人探險,因為你要找到最契合某種心情、狀態或個人喜好的啤酒口味,這和找出自己最喜愛某間餐廳的哪道菜,是同樣的道理。

這類創新實驗是啤酒廠變成觀光景點的主力推手。現在隨便翻開一本旅遊指南,不難發現其中至少會提到一間啤酒廠。情侶、好友規劃度假行程,會以走訪啤酒廠為重點;啤酒迷更像買iPhone,不惜起個大早在酒廠外排隊,只為買到某批珍貴的限量啤酒。「內華達山脈啤酒公司」(Sierra Nevada Brewing Company)在北卡羅萊納州密爾斯河(Mills River)分廠的廠區,是大家暱稱的「麥芽迪士尼樂園」,因為那兒可見一堆慕名而去的成年人,對廠內閃閃發亮的各種設備既是驚歎又是仰慕,像小孩般興高采烈。啤酒迷把釀酒師當搖滾巨星崇拜;甘心在啤酒節大排長龍,只為了能有機會讓心目中的英雄幫自己倒杯酒、拍張自拍、碰個拳。

我就是這種啤酒迷(只是碰拳那部分就免了)。我喜歡喝製作精良的好啤酒,光是望著琥珀色的印度淺色愛爾,看氣泡從杯底奮力衝向頂端那層泡沫,就可以看得渾然忘我。若是遇上甘甜濃烈的褐色桶陳帝國司陶特(barrel-aged imperial stout),才嗅第一口,便雙眼圓睜、樂不可支。倘若味蕾後區有非常特殊的味道忽隱忽現,必然抓耳撓腮、苦思答案(唔,有紅辣椒、百里香、咖啡),還會和啤酒同好熱烈討論口味和箇中奧妙,到最後點酒時刻才罷休。

不過我也是個新聞人,十六歲起就在新聞部打滾,在地方公共電視臺的晚間新聞當實習生。之後我轉往報社,其中有八年在《紐約時報》,跑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社會線和政治線(犯罪活動和政治往往是同一回事)。每天都有新事件、要訪問的新對象、要探索的新城市。我最喜歡這份工作的一點就是:每天早晨醒來,我知道自己要上工,卻不曉得會有什麼任務。(如今我專門寫啤酒,早起可能就沒那麼容易,這得看前一晚的情況而定。)

我滿二十一歲的三個月前,有個朋友馬克.柯雷根幫我辦了某個「每月精選啤酒俱樂部」的會員,送我當生日禮物。此後每個月我都會收到六瓶啤酒,我就放進冰箱冰起來,試著喝喝看。這些啤酒大多是新罕布夏州「黑鼻啤酒公司」(Smuttynose Brewing Company)的產品。我一來重視朋友,二來欣賞他的品味,決心每種啤酒都要試一下,無奈總是不敵啤酒花大轟炸,要不就是慘遭各種高酒精濃度的啤酒打趴,最後必然以全部倒掉收場,但我對啤酒的興趣其實早已萌芽。我的成長記憶中,我爸獨鍾海尼根,家裡其他成員則喝百威啤酒,還常津津樂道我們紐澤西州紐華克的「百齡坦」(P. Ballantine and Sons)、「派布斯特」(Pabst)啤酒廠當年是何等風光。

到了正式滿二十一歲那天,我走進本地一間啤酒廠。在我那座大學城,有間啤酒廠餐廳(現在還在)很有英國酒館的氣氛(至今依然)──那是九〇年代,很多啤酒廠裝潢的風格都走英國風。就是在南橘鎮這間「煤氣燈啤酒廠」(Gaslight Brewery),我點了一杯名叫三個字母(IPA)的啤酒,勉強喝了下去。現場的酒保見我強逼自己喝完的那副痛苦相,一直憋著笑(他叫傑夫.雷文,後來成了我的朋友)。我明知該就此收手,居然又點了一杯。

這次我問了傑夫這啤酒是怎麼回事,他就幫我上了堂啤酒花的速成課。松木、葡萄柚,這些味道聞起來、嘗起來都很熟悉,對吧?這種啤酒本來就會有這些味道。他對我說,苦味也是這種體驗的一環。

我學到這些新東西,精神大振,躍躍欲試想多學一點。後來我因為報社的工作常出差,就習慣在出差的地點找當地有哪些啤酒廠。那時酒廠的經營型態大多是啤酒廠餐廳,我總是會在那邊吃晚飯,或在一天結束前喝上一杯。我這麼做有以下三個理由:

1. 啤酒廠餐廳供應的餐點和啤酒,比我住的「假日飯店」(無論哪間)大廳酒吧還要好。

2. 置身當地的各種場所,可以讓我把那個市鎮的感覺抓得更準。不管我到那裡要報導的是怎樣的人間慘劇,掌握這點能讓我刻劃得更加入微,這是重要的加分。

3. 我可以不斷學習關於啤酒的知識。

當時的我純粹是抱著啤酒迷的心態學習,多年後我才慢慢能接受自己以這個主題的「權威」身分來寫作。我不久後從社會線和政治線畢業,改換跑道專寫啤酒。一開始先幫小型紙本刊物寫稿,好比《愛爾街雙月報》(Ale Street News)和《歡慶者啤酒新聞》(Celebrator Beer News)。這兩份刊物分踞美國東西岸,各自報導該地區的啤酒圈,同樣由業界老將經營,員工都是資深自由工作者。我從中學到報導地方啤酒圈的細微眉角,以及該怎麼正確描寫啤酒風味。之後我成為《愛爾街雙月報》的採訪主任,也愛上另類媒體報導的作風──我們會去這個產業沒什麼人關注的地方,訪問籍籍無名的釀酒人,從每天湧進的大量新聞稿中,設法看出未來的趨勢。二〇〇九年,我加入全國性啤酒刊物《啤酒行家雜誌》(Beer Connoisseur Magazine,紙本版於二〇一五年停刊,轉型為數位版)擔任副主編,在服務期間寫過幾位啤酒界知名人物的專題,好比「山繆亞當斯」(Samuel Adams)和「角鯊頭」(Dogfish Head)的負責人;我採訪和評論的觸角也擴及世界各國的啤酒。二〇一三年起,我出任《聚焦啤酒雜誌》(All About Beer Magazine)總編輯近五年。這本雜誌創刊於一九七九年,是全美歷史最悠久的啤酒刊物。我在那兒度過非常愉快的時光,成果也相當豐碩,不僅讓版面耳目一新,也和許多厲害的寫手及優秀的同業合作,做出既有深度又吸睛的報導。同時我也周遊世界,踏遍五大洲和美國各州,在當地寫作與報導。二〇一七年,我成為《精釀啤酒與釀酒雜誌》(Craft Beer and Brewing Magazine)的資深主編,繼續採訪啤酒產業和自釀啤酒的大小事──自釀這項嗜好和狂熱,確實可說是今日啤酒復興運動的起點。

我任職啤酒雜誌界的同時,也主持(或與人共同主持)幾個以啤酒為主題的 podcast,並幫《華盛頓郵報》、《葡萄酒迷雜誌》(Wine Enthusiast Magazine)等幾家媒體寫稿。我甚至還寫了幾本書,如《美國精釀啤酒食譜》(American Craft Beer Cookbook),示範用好啤酒搭配好菜。

如今我是全職報導啤酒的新聞人,也有幸常置身啤酒業各領域精采活動與交流的核心。這得天獨厚的位置,加上我有旺盛的求知欲、跑遍全球與大街小巷實地考察研究的心得,還有一種責任感(我從專業人士、啤酒同好和大量文獻學到了這麼多,總覺得有責任分享出來)──一點一滴累積成你手中的這本書。